热门新闻
  • 关于中国获奖企业的信息
    了解更多>>

  • 了解更多我们协会的奖项, 或者和我们就更高品质食品 和农场动物福利进行交流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良食基金专访| 林伯里:下一次全球疫情,是不是已经在我们餐盘上了?
2020-06-24 11:03:32

专访| 林伯里:下一次全球疫情,是不是已经在我们餐盘上了?

 今年三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菲利普·林伯里坐不住了。在他所在的国家,舆论在热烈讨论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和新冠病毒的关系。

 林伯里的直觉觉得问题在野生动物身上——人们习惯了密集养殖大量动物,而这个系统,给病毒传播和变异创造了机会。

林伯里是CIWF的CEO(编者注:CIWF 全称是,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International---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是国际领先的农场动物福利慈善组织,总部设在英国,在全球多个国家有办事处。CIWF 经常为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欧洲委员会等提供咨询和政策建议),也是《失控的农业:廉价肉品的真代价》一书的作者。2011 年,他和《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伊莎贝尔·奥克肖特一起,对全球的农场、渔业和工厂农场动物生产网络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调查,揭示被公众当作是常态和高效系统的工厂化农场背后的问题:抗生素滥用、水资源污染、流行病增加、食品安全威胁

 

1593003646850300.jpg

 

尽管这次疫情被认为与海鲜市场上野生动物关系更大,但下一次呢?会不会是工业农场里的猪或鸡……我们的健康和动物的健康,是紧密相连的,大规模工厂化农场的模式,让大家都成了受害者。

 在疫情的背景下,林伯里认为我们可能有机会打破常规想法,更认真思考未来,而这也是一个谈论养殖业真相的好时机。


1593003646816097.jpg

 

与其责怪野生动物,不如想想:下一次全球大流行病,已经在我们餐桌上了吗?

 

Q:你的博客中写到“我们应该抓住新冠疫情的时机”,你怎么看待这次疫情?

 

A:对,我觉得新冠疫情是一次示范,而不只是示”

 它示范给我们看,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到底有多脆弱,我们长期“把动物看待成商品,从工厂里生产出来的肉”最后反倒对人类社会产生了严重后果。我觉得我们应该抓住新冠疫情给我们的机会,重新调整我们对待动物的方式,和工厂化动物饲养。在当下,我们需要问一个问题:下一次的全球大流行病,会在我们餐桌上发生吗?这话很重,但事实确实如此,如果我们继续坚持现在的动物饲养方式,我们担心的全球流行病可能还有续集。

 

1593003646923541.jpg

 

Q: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还不够吗?

 

A:当然,新冠疫情给我们最重要的教训是,应该停止贩卖、销售和食用野生动物。

 

但我觉得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是,要考虑工厂养殖的动物带来的巨大风险。让动物密集地生活在笼子里的工厂养殖模式,这给病毒的变异、传播创造了完美温床, 最近十年的禽流感、猪流感就是最好的证明,后者让全球五十万人死亡。

 所以工厂养殖动物和本次全球大流行病的关系是很紧密的,工厂养殖动物对公共卫生的威胁也随着我们对廉价肉食的需求变大而越来越严重。目前全球有一半可耕种土地都已经用来生产我们的食物了,其中 80% 是专门为肉类和奶制品的生产提供饲料的。人类对于吃更多肉的渴望,也迫使我们去开垦更多的自然栖息地。

 新冠疫情背后真正警示是,我们必须更加认真地对待和思考食物。包括停止我们原有的在农贸市场中购买和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更包括停止工厂化农场的方式,因为它也是病毒传播和演化的温床。

 毕竟,禽流感是野外鸟类的正常疾病,就像普通感冒之于人类一样。但是,如果将这种普通的禽流感病毒带入工厂化养殖场,成千上万只家禽在黑暗和肮脏的条件下被笼养和束缚行动,本来正常的低致死性的流行病,就有了变异和繁殖场所。

 这就是为什么,从工厂化养殖场中,野生动物和养殖动物密集生活的市场,更容易产生致命的病毒。

 

Q:就像是我们自己创造了病毒产生的“系统”?

 

A:是的,我们创造的工厂化农场系统,就是病毒的土壤。让我非常恼火的是,我们人类创建了这个系统,这个系统产生了致命疾病毒。 而我们责怪野鸟和野生动物,这样我们就不必自己承担责任。

 

 

廉价肉食,抗生素……我们改变的时间还有十年

 

Q:您之前也在博客中提到,我们可以改变这个工业养殖系统的时间,还有十年。所以,我们的情况到底有多差?

 

A: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处于悬崖边缘。在跌落悬崖之前,我们还有十年的时间,而现在很多正在发生的问题,都跟我们的食物有关。

 首先是气候变化,科学界认为我们逆转气候变化所剩的时间,只十年。

 现在,我们不仅要考虑新冠疫情公共卫生危机,还要考虑抗生素问题。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将73%的抗生素用于饲养牲畜,以防止工厂养殖的动物产生疾病,这些抗生素随着肉类制品回到了我们的身体。而对于人类,这么多年抗生素滥用到临界值,就会无法继续为我们的健康服务,而我们离这样的临界值,还有数年时间。

 接下来是自然资源的丧失。到 2048 年,海洋可能已经没有食物,商业捕鱼无法持续。而在土地方面,联合国警告称,以现在的耕作和开垦方式导致的土壤流失,我们可耕作的土壤可能只能继续用六十年。另外,蜜蜂和其他帮忙传粉的昆虫数量正急剧下降,中国、欧洲和美国以及其他地区皆是如此,它们数量急剧下降又会带来更多的生态链和食物链的连接问题。

 以上种种告诉我们的是,从现在起的十年里,除非我们的食物系统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不然我们的文明将进入螺旋式下降。

 将所有这些不良情况联系在一起的,是我们的食物。改变食物系统,可以带我们脱离悬崖边缘的也是我们的食物。

 而第一步是,我们必须更改动物养的方式,摆脱工厂化农场。通过改变饮食方式和新科技,我们减少肉类和奶制品的消耗总量,就能减轻地球的压力,让自然界继续做着照顾我们的美好事情。

 自然世界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呼吸的空气和饮用水,还为我们提供了可持续和人道的方式生产食用的食物,我们需要减轻自然的压力,同时也给我们的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正所谓 Carpe diem(活在当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

 

1593003647265138.jpg

 

Q:刚刚您有聊到抗生素问题,之前我们也看到《瞭望》杂志有谈到国内的情况。但我们觉得整个养殖系统和商业模式,要改变也是很复杂的,毕竟涉及物价和民生。您对此怎么看?

 

A:是的,喂食大量抗生素确实存在问题。 世界上大多数对养殖动物使用抗生素的行为,本质上都是因为工厂化养殖的模式。

 如果不使用抗生素,工厂化养殖场特别容易产生动物传染病和疾病,它们也会有经济损失。 所以,关键是要摆脱以这种方式饲养动物,保持动物更好的状态。

 在更自然的条件下,动物可以表达自己的自然行为,它们有自然免疫系统,不需要这么多抗生素。

 如果我们继续向农场动物(主要是工厂化畜牧业农场)投喂世界上近四分之三的抗生素,我们将快速进入后抗生素时代,目前很多抗生素可治愈的疾病,可能会因为抗生素失效,而使我们失去生命

 具体来说,如果我们继续保持现状,那么到2050年,抗生素不再起作用,这个代价是,每年将有一千万人死亡。对比猪流感,之前让五十万人丧命,这已经非常严重了。

 所以为什么我刚说,我们正走到悬崖的边缘。 从悬崖边缘走回去,我们要做的主要事情是改变我们生产食物的方式,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结束工厂化养殖这件事。

 

Q:您怎么看待食物价格的问题?也有人说,如果是我们养殖更少的动物,肉类价格也会往上走?

 

A:长远来说,我认为远离工厂化养殖将使食品价格更加稳定,并使将来的食品供应更加有保证,因为植物其实价格更低一些,然后不需要用这么多粮食和植物养动物,也会让富余的食物更多,所以总体价格更大众化。

 我们目前的体系,发展方向是短期主义,因为今天的廉价食品,是以未来为代价的。

 现在看着便宜的食物,本身并不是那么便宜,因为环境和我们自己健康的价格还没有算进去。这些价格,隐含在税收、环境治理、个人医疗等各种费用中。看着便宜的食物其实不便宜。

 因此,我们需要做的是摆脱工厂化养殖,让动物、也让我们自己活得更好一些,同时多吃些植物,毕竟植物一种更高效、目前来讲也更健康的食物生产方式。

 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大力发展人造肉技术。使用诸如干细胞之类的新技术生产肉类,或者植物肉,而无需工厂化农场饲养动物,就可以生产安全的肉食,不仅商业和环保上有巨大潜力,地球付出成本也低得多。

 

Q: 我们看到另外一个现象是价格的门槛。在中国,很多消费者也表达了想要吃更多有机的、健康的蔬菜和肉类,但是目前一份数据显示,只有 0.5% 的消费者最后会付钱购买。

 

A: 价格这个问题,不只是由于系统本身的效率,还涉及农业补贴制度。农业的补贴制度其实很庞大,它可以改变市场风向。早前,在各个国家,工厂化动物养殖显得便宜也是因为补贴,即便这种生产方式使用了更多的自然资源。

 如果决策者鼓励行业采用自由放养的有机牧场,鼓励用更可持续的方式耕作,情况可能不同。还有另外一种肉类税的办法,实际上是对工厂化农场的肉类征税,该税用于对不良工厂化养殖的税款来补贴好东西,例如有机养殖的肉类。

 

1593003647691916.jpg

 

Q:谈到“人造肉”概念,如用豆类和菌类蛋白做的植物肉,还有通过干细胞生产的“细胞肉”,是个风潮还是会是个长期趋势?

 

A:我认为这绝对是可以持续的趋势。 我认为从工业养殖的动物中,获取廉价肉类的时代,已经过去。

 我认为由细胞农业生产的植物和细胞农业用肉绝对是未来,预计到本世纪末,现在的肉食饮食方式,将会成为过去。

 我们也还是会吃肉,不过是从干细胞、植物中获得的健康的肉类来源。 当然,世界上还会有一些农场动物,但它们一般都不会是在工厂化农场,而是放养和自然生长,如果食用也是供奢侈市场。 

 我认为世界将会因此变得更加美好。

 

建立更可持续的食物系统,是一场漫长的抗争

 

Q:您现在的组织 CIWF 正在做什么呢?

 

A: 除了北京的团队回到办公室,我们全球都在家上班。最近,我们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下一次大型流行病是否在餐桌上发生》,收集了很多科学证据,正在给政府、公司、联合国提供可靠的信息:包括工厂化农场和流行病的关系等等,让他们可以采取行动,减少我们吃的肉类和奶制品的数量。

 我们要抓住新冠疫情的时机,去创造一个新的日常——一个更安全、更人道的日常,这样也会避免了工厂化农场和野生动物市场里的残酷,以及它们带来的公共健康危机。

 作为一个在欧洲、美国和中国都设有办公室的机构,我们正在加大对企业和政府宣传力度,敦促各国政府、联合国共同努力,把工厂化农业转向可持续食品系统,未来不需要再依赖廉价的肉食和乳制品。

 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

 

Q: 可以跟我们讲讲你的个人探索历程吗?为什么要做动物权利的非营利组织?

 

A:对,我确实非常热爱观鸟。从小,我就对野生动植物、大自然感兴趣。我观察的地点,一开始是在英国的乡村和农场。在我小时候,这些地方依然有不少野生动物,像鸟和昆虫等等,但由于耕种养殖方式的变化,现在农田里许多鸟类和昆虫已经消失了。这让我很痛心。

 我小时候和野生动植物建立的这种连接,后来扩大了,我也开始关注养殖动物。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在做动物福利倡导的事情

 作为一个热爱自然的人,多年来,我很幸运能够带着一群观鸟爱好者们到世界各地去观察,无论是塞舌尔群岛、哥斯达黎加、美国、西班牙比利牛斯山脉……我认为这给了我捍卫自然世界的灵感和勇气。

 我觉得,自然世界照顾着我们,给我们提供了空气、净水和食物,如果我们也照顾好大自然,这样也会给自然更多力量惠及和帮助我们成长。

 

Q:《失控的农业》发布于 2014 年,五年过去,你觉得有什么变化吗?

 

A:公众越来越意识到工厂化动物养殖,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威胁。尤其是,我们用大量的谷物、大豆去喂农场动物的浪费,早前这并不被看作是食物浪费,但实际上,这些喂牲畜的粮食和蔬菜,能养活地球上整个人口的一半。

 所以说,每年有四十亿人的食物浪费在工厂化动物养殖中因为将谷物喂给动物会浪费掉大部分热量和蛋白质,动物吃掉这些食物,之后转化为肉、牛奶和鸡蛋。实际上,您得到的食物价值少得多。因此,这一点已得到更多认可。

 我认为自《失控的农业》以来,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公司开始醒悟。而在中国,养殖企业CIWF的全球农场动物福利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参加我们颁奖典礼的公司,包括来自中国的代表,无论是在北京、青岛,还是在布鲁塞尔、伦敦或巴黎。中国代表团始终是最热烈的拥护者,认为动物福利对人类、动物和地球都有好处。这非常令人兴奋。

 工厂化养殖已经从一种默认被许可的方式,到现在被认为是一种对人和动物都会造成伤害的方式, 那就是《失控的农业》发布后这么年来最大的改变。无论是数据还是最近十年的流行病爆发,都说明了一件事:工厂化农场对待动物的方式,也会对人类、环境带来巨大的威胁。

 

1593003647653390.jpg

坦桑尼亚的马图,人们日常用水要在干枯的河床底挖小水坑。

 

Q: 谈到“大威胁”,我们目前有很多,人口爆炸、气候变化、全球的分裂、局部战争和暴力问题、极端贫困、人工智能和新技术带来的科技伦理……你觉得工厂化养殖动物,在这当中的重要性如何?

 

A: 确实我们有很多亟待面对的挑战,但这些问题中有许多是相互联系的。但最终会归结为,资源和人类生存的挑战,为了争夺食物和水。我们这个星球上每增加十亿人口,每年就会新增一百亿头需要屠宰农场动物,这将导致巨大的环境压力和资源不足,而商业带来的分配过程,会引发更多的冲突和战争和贫困。

 认识到其他问题也很重要,例如人口剧增和老龄化问题。我将这本书命名为 Farmageddon(失控的农业)是有原因的(译者注,Farmageddon 直接翻译的意思是农场大末日),如果我们继续在工厂化农场中饲养动物,我相信它将造成我们社会崩溃。

 看全局是对的,人们现在更愿意从全局出发去看待联系。 我认为,现在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积极地将这些信息传达出,动员人们向人们展示如何通过饮食选择帮助自己的生活但是还需要给决策者政府企业和联合国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进行大改变。 因此,抓住这一时刻,才能真正为未来带来长久的改变。

 

Q:今年还有什么计划?

 

A:我正在写下一本书,这本书叫做还有六十次收成:把农业末日转变成我们孩子的未来 ,这本书的主旨是,新冠疫情如何敦促我们的饮食改变,如何改变工厂化农业。

 这就是我在居家隔离期间,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在用 Google Earth访问世界各地的工厂农场。这挺有趣的,我实际上没有美国或南非,但我用全景镜头走进了这些农场的大门。也幸好是用网络,如果我真的去那里,他们绝对不会让我进去。

 这些农场是美国的肉牛饲养场,都是露天的。 在Google上输入地址,Google Earth就会让你通过这个卫星镜头,看到尘土飞扬的农场,成千上万头牛挤在一起的场景,太不可思议了。

 但通过 Google Earth和互联网的调研,我收集到了写资料。同时,也可以找到经营这些农场的人进行远程采访。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不用坐飞机产生温室气体就可以到访农场,比如美国爱达荷州的农场。科技成了我的眼睛和耳朵,让我可以近距离接触到那边的真实情况。在 2020 年剩余的时间里,所有信息都将传递出去,那就是下一次大流行很可能已到达了我们的餐盘。

 

Q:所以我们作为普通人,可以做什么呢?

 

每天我们每个人有三次机会。我们可以通过选择食物,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们可以选择多吃植物,少吃、以及吃更好的肉类和奶制品。如果可以的话,多吃来自牧场放养的自由放养或有机的动植物食品,减少来自工厂式农场的动物和乳制品摄入。

 

1593003647535199.jpg

 

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采取行动,参与世界的环境和农业保护活动,参与动物和自然保护组织的项目。

 从公共角度,我们还可以多谏言给政府,让政府发挥带头作用。

 这次新冠疫情,因为中国政府迅速采取措施,保护了公共健康。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类似的领导力,让政策、政府的行动,可以帮我们远离下一次大流行病。如果要防止下次更大规模的流行病,从政策上讲,应该包括改变工厂化动物养殖模式,以及减少肉类和奶制品的过度消费这两部分。

 

 

Q:你想对同在努力的其他机构和组织说点什么吗?

 

A:我们做的事情,是一场马拉松,不是冲刺。

 我工作已经有三十年,而在此之前的五年都是志愿者,所以动物权利和倡导停止工业养殖方面,我一共已经做了三十五年时间了。这么的时间,我一直在寻找最好的创新方法,通过明星也好、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大公司的产品和渠道。用不同的方式跟公众沟通。

 

1593003647300423.jpg

CIWF 的其中一个让明星们对工业养猪农场不屑的网上活动

 

现在,我们的组织和我们提供的信息,已经被欧洲不少议员、企业或明星接受,他们也乐于帮助我们传播。所以我觉得持续产生这个议题下的内容,好比说新的报告、新的现状解释,用人们参与的方式保持写作、保持发声。

 眼下我觉得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是给大众提供参与的方式。如可以跟他们探讨,如何通过饮食、写信给政府或企业来采取行动。这就是我想对这些正在努力的组织说的:坚持下去。这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斗争,但可以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