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 关于中国获奖企业的信息
    了解更多>>

  • 了解更多我们协会的奖项, 或者和我们就更高品质食品 和农场动物福利进行交流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进化还是变革:培养肉能改变食物的游戏规则吗?
2022-05-27 04:55:49

  我们为何要把智慧与同情心结合起来

    在新加坡销售出世界上第一块培养肉(cultured meat)之际,动物福利组织、盖亚(GAIA)和欧洲动物组织(Eurogroup for Animals )举办了一项开创性的研讨会,探讨由干细胞肉培养的肉类是否应该成为可持续和动物友好型食品革命的一部分。在研讨会上的结束语中,我得到的答案是响亮的“Yes”。

     在布鲁塞尔自然科学博物馆被恐龙化石包围着作报告,我不禁感慨万千---有多少物种已经灭绝,现在又多少物种的命运会因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和大自然的崩溃而受到威胁! 而集约化养殖正是这些灾难的根本原因之一。

    如果我们要拯救自然,拯救我们的孩子们的未来,我们就必须找到一种更好、更友善的方式来生产食物。这场研讨会带给我的惊喜在于,科技很可能会为解决当前螺旋式加剧的动物虐待、全球变暖和即将出现的大规模物种灭绝问题提供答案---培养肉(cultured meat).

智力

图片1.png

                                                                  (图:珍古道尔博士在布鲁塞尔自然科学博物馆举办的首届欧洲培养肉大会上致辞。)

    每当我们谈论像培养肉这样的食品技术时,我们都在谈论人类的智力。

    世界著名的环保主义者,珍·古道尔博士给研讨会做了主题演讲。她在新作《希望之书---The Book of Hope》中写道,人类智力是如何使相当弱势且平凡的史前猿演变成智人,以及如何进而成为现在的“自封的世界主人”。

     她区分了智力和智慧:“有智慧的动物不会破坏它唯一的家园。”

同情心

     拯救我们唯一家园的时间已然不多,也许现在是我们的物种再次进化的时候:化智力为智慧。在我与作家道格拉斯·阿布拉姆斯(Douglas Abrams)交谈中,了解到已故因反对种族隔离而改变南非历史的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说过:“我们需要时间才能成为完整的人类。”阿布拉姆斯认为,大主教的意思是---我们在道德层面上需要时间来进化。需要我们的头脑和心灵并用,将智力和同情心结合在一起。

    在食物领域,培养肉给了我们进行道德进化的机会:以一种新的、智慧的方式将智力和同情心结合在一起;不再像集约化农业那样残忍和破坏性地生产蛋白质。

 “没有内疚感的肉制品让我们能够触碰到自己敏感的感官世界,” 受过正统训练的厨师罗伯特·E·琼斯这样描述道。他现在是荷兰细胞肉初创公司Mosa Meat的公共事务负责人。他说的正是培养肉,这种肉是由从供体动物身上在无伤害条件下提取的细胞培养的,然后在生物反应器中使用植物性营养条件培养,并不需要动物成分。简单来说,就是在不杀生的情况下复制自然。

 巨大的机遇

     已经有100多家公司为开发培养肉筹集到了23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早期接受此项目的政府所提供的公共资金的投资。

    机会是巨大的---当前以动物为基础的肉类产业价值高达1.4万亿美元,并仍在持续增长,这是一个令人深感担忧的统计数据,为满足我们的口腹之欲养殖的肉类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就可能引发灾难性的气候变化。

     另一方面,培养肉的生态足迹要低得多,对气候、土地利用和空气污染的影响减少了90%。 最新的预测显示,到2030年,培养肉将在肉类市场获得10%的份额,到2040年将达到35%。

    来自巴西巴拉纳大学(University of Parana) 的卡拉·莫伦塔教授(Professor Carla Molenta)说,除了对动物和地球的有益,(培养肉的生产和推广)对那些集约化农场的工作人员也会有明显的积极影响。她对培养肉类的社会影响的研究表明,由于集约化农场经常依赖于在诱发疾病的条件下工作的低收入工人,与目前的生产方式相比,培养肉可以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和降低疾病风险。

 消费者态度

     莫伦塔教授认为,随着新的细胞肉在市场上扎根,公众的看法也会发生质的变化:“随着培养肉变得更为常态化,传统的肉类将变得更加陌生。”

     但是人们做好吃培养肉的准备了吗?

     科学家克里斯·布莱恩特(Chris Bryant)发现,相比转基因生物或昆虫,相当大比例的消费者是愿意尝试培养肉的。他认为,在食品标签方面,消费者希望看到的最重要一点是,培养肉得到了监管部门的批准。

     布鲁塞尔研讨会上最感人的时刻之一是来自威廉(Willem)的女儿艾拉·范·埃伦(Ira van Eelen)的演讲,威廉被广泛认为是培养肉的教父。艾拉说,她跟随父亲的脚步,把无动物肉从梦想变成现实。我们应该收集和培养肉类,而不是为了吃肉而屠宰动物。她也谈到她的父亲是如何被一些人攻击的,这些人会问,为什么不干脆成为素食主义者?

     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清楚的:人们想吃肉。尽管最近植物性饮食的兴起非常受欢迎——但统计事实是,当今有更多的人吃肉,并且吃的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为了在大自然留给我们的短暂的机会窗口内实现我们的目标,植物性肉将从一些无可厚非的“真肉”处获得帮助过度,而不是从被屠宰的动物那里。今天所吃的大多数肉类都来自集约化化养殖的动物。这种工业化的动物饲养是地球上虐待动物的最大原因,是野生动物减少的主要驱动力,也是气候危机的内因之一。

危机

     时间紧迫。如果我们继续像现在一样吃集约化养殖的肉类,那么到2040年,我们的食物本身就可能引发灾难性的气候变化。我们可能会面对一个增加10亿人口和减少三分之一土地的世界。在一个人类个体的一生中,地球上的野生动物数量很可能会下降95%以上。为了让危机缠身的世界重回正轨,我们需要欧盟、英国和美国等高消费地区的畜牧业肉类产量在2030年之前减少70%。

     在如此紧迫的时间和如此巨大的挑战下,我们需要改变游戏规则的方案。培养肉有潜力成为最重要的游戏规则改变因素之一,它为我们提供了机会,将人类的智力和同情心聚集在一个营养丰富的集合体中。

图片2.png

                                                               (图:Philip在培养肉论坛即将结束时对会议要点和成果做总结性发言。

 食物的可再生能量

     培养肉展示了食物作为可再生能源的现实前景。如果我们被告知,我们必须减少三分之二的能源,并且在一周的大部分时间里,必须用蜡烛照明,那效果可能不会太理想。但可再生能源可以让人们以同样便利的方式来照明,并且也没有什么缺点。它只是来自同一个插头插座而已。说回到食物,培养肉也有同样的潜力——它提供了传统肉类的所有味道和文化熟悉度,仅仅是不需要屠宰动物而已。

    这就是为什么在时间如此紧迫,而肉类已成为我们当前共同面临的全球危机的主要驱动力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一场食品革命---培养肉可以与植物性肉类一起,成为一张解决问题的王牌。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代价将是巨大的。所以培养肉的推广不能简单地留给心血来潮的市场:它必须成为政府、企业和联合国可持续粮食战略的一部分。

 领导层

     我们迫切地需要决策层设定减少动物源肉类的目标。培养肉正是通往可持续发展未来的关键一步,而又不会剥夺很多人想要吃的东西:真肉。

    现在是世界各国政府支持这项新技术的时候了。欧盟委员会、布鲁塞尔的议员以及欧盟成员国政府有机会占据领导地位。通过对培养肉有利的立法、对项目研究的公共资金和强有力的支持,以确保培养肉能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成功。

    通过支持培养肉,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创建一个真正可持续的、富有同情心的食物系统。把不含集约化养殖所造成的动物虐待的食品技术聚集在一起,将人类的智力和同情心结合在一起,打造智慧而迫在眉睫的肉品进化,进而形成一场拯救地球的食品革命。未来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点击此处可阅读英文原文